• 网站支持IPV6
揭开“生命禅院”的歪门邪道
发布时间:2021-08-09 11:21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浏览:

自称“上帝的使者,耶稣、释迦牟尼、穆罕默德、老子的化身”,来到人间“收割庄稼”,引导信徒将前往“极乐世界”的张自繁,因创建的“生命禅院”未经民政部门登记、备案,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开展活动,并鼓吹性爱自由,裹挟成员聚居,被依法取缔!

张自繁

2021年4月28日,贵州桐梓、安龙两地公安机关同时采取取缔行动,将“生命禅院”窝点内近百名人员全部成功控制并安全带离。这些被裹挟的信众,经多方协作帮助,已重归家庭、重拾温情。(详见中国反邪教网《自称上帝使者,鼓吹性爱自由,裹挟成员聚居,“生命禅院”非法组织被依法取缔!》2021年7月27日)

在点赞的同时,起底张自繁的“洗脑”骗局,不难看出其借用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道教等宗教理论,歪曲现实社会提倡的种种价值观,糅杂一些心灵鸡汤,编造出一套唬人的“生命禅院”理念,为满足扭曲的个人私欲,干着非法的勾当。

回顾张自繁的肮脏轨迹,先是神化自我,编造诡异的人生经历,编纂书籍,自创歪理邪说,鼓吹“末世论”,称“人类将面临灭顶之灾”,对信徒实施精神控制,将现实生活中的家庭称为“生命的第一家园”,而他所创造的“生命禅院第二家园”,则是“第一家园”的升级,是精神和心灵的家园、疲惫人生的栖息地、通往“天国”的中转站、现代的“诺亚方舟”……并宣扬“唯一的出路在于进入‘生命禅院’成为‘禅院草’,才能进入生命的‘天国’,才有光明的前程”等等。

张自繁的歪理邪说,极力诋毁家庭和婚姻,鼓吹性自由是终极自由,要求信徒抛弃亲人,离开世俗社会,为组织奉献一切……种种歪理邪说,斑斑劣迹暴露在世人面前,无疑是行为龌龊,罪恶昭昭。

“上帝的使者”+“神佛”的化身+歪理邪说,开启洗脑纳徒模式

张自繁出生于1957年,甘肃人,现居加拿大。1995年,他去往位于非洲东南部的津巴布韦共和国发展,并取得永久居住权,后加入当地基督教会。从2002年起,张自繁开始篡改其他宗教经典教义,自创邪说,印制书籍,编造一次车祸开启灵觉,从灵重生的张自繁开始踏上了一切生命起源、时空奥秘等领域的探索。

为了进一步神化自己,张自繁还自称是信徒通往“极乐世界”的“导游”,“并为人类开创千年的生命禅院时代” 。

从2005年起,张自繁开始在境内外建立“生命禅院”,建立多个网站宣扬自己的歪理邪说,蛊惑那些生活不如意、想要逃避现实的人加入。此后,又利用新媒体平台,将“生命禅院”包装成躲避挫折的“心灵港湾”。他人虽在国外,但一直通过互联网等手段遥控指挥境内信徒秘密开展活动。据不完全统计,该非法组织已发展境内外成员2000余名,其中活跃分子100余名。

“生命禅院”宣扬其歪理邪说的微信公众号

通过自编自导满嘴谎言的神吹特擂,一个内心阴暗、道德低劣、品德败坏,曾经一位凡夫俗子,摇身变成“上帝的使者”“神佛”的化身,通晓宇宙一切奥秘,可以带领信徒遁入没有烦恼的“世外桃源”,被神秘光环笼罩的“大师”“高人”。

诱骗+“无有制”+奉献,实为聚敛钱财

纵观天下邪教教主创立邪教组织的主要目的,无一例外就在于欺骗榨取信徒的钱财。虽然张自繁的“生命禅院”没有被定性为邪教组织,但却具备邪教组织的所有特征,如教主崇拜、精神控制、编造邪说、敛收钱财、秘密结社和危害社会等特征。

据不完全统计,仅2009年至2012年期间,信徒们就为张自繁的非法组织奉献了660多万元。

那么,张自繁的巨额钱财如何得来?

“每一位成员必须彻底做到一无所有,不能为自己留下丝毫私有财产和物品,彻底消除私心。”“所有修行修炼者,只有按照我说的去做,才有机会进入天国,否则,天国的门不会为你打开。”—— 张自繁如是说。

比如,养殖示范户刘强,靠养猪赚取了人生第一桶金,盖起了村里第一栋楼。他的妻子自加入“生命禅院”后突然消失,一起消失的,还有家中保险箱里的近十万块钱。后来,妻子在短暂回来的时候,以要为儿子准备婚房为由,将两人在镇上的老房子卖了二十几万,带着包括房款在内的全部积蓄,再次悄悄离家出走,只给刘强留下300块钱生活费。

刘强关了养猪场,又找亲戚朋友借了一大笔钱,以捡破烂为生、四处流浪,开始了漫长的寻妻之路。

再比如,李玉田的妻子王桂兰被朋友拉进“生命禅院”,不但离家出走,还把家里十几万的存款都捐给了组织,甚至连老父亲去世,她都拒绝回来送老人一程。

不仅如此,张自繁还要求集中在一起生活的信徒全都投身“家园”建设。信徒们需要每天劳作,以获取食物和生活物资。张自繁将这种生活方式,称之为“无有制”。但事实上,信徒们把私人财产都捐了以后,无异于被断了离开的后路。所谓的打造共同居住的“家园”,也不过是通过“洗脑”,让被裹挟的人员心甘情愿为该非法组织卖命。

“仙人”+性自由+男女关系多元化,实行淫乱之实,满足肉欲

邪教主在完成聚敛钱财得到信徒膜拜后往往会把罪恶之手伸向女信徒。“法轮功”教主李洪志鼓吹“男女双修”乐在其中;“华藏宗门”教主吴泽衡则宣称:“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可以迅速提高修行”“增强法力”,对女信徒实施奸淫;“日月气功”教主温金路则通过与女信徒发生性关系借助“阴阳之力”,“阴阳双修”,增加功力,满足兽欲。

与上述邪教主半斤对八两的张自繁,不但要求信徒抛弃家庭,还公然鼓吹“性自由”,称“拥有100个情人自然就成为了‘仙人’”。在他的各类书籍中,对“性”的描写也极其露骨,称“性爱是一切嬉戏活动中最高级的一种游戏”,并“提倡男女关系多元化,只要两厢情愿,可以随意保持长久的情感关系”。

“生命禅院”歪理邪说

在“生命禅院”秘密窝点里,会定期组织信徒举办一些低俗表演活动。内部流出的照片显示,一些节目男男女女袒胸露乳、不堪入目!

在窝点内部,男性和女性虽然是分开居住,但组织里提倡“性自由”,只要女方同意,不管是不是夫妻,晚上男方都可以敲开女方的门,和她发生性关系。女性在组织内更是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可以邀请任何一个中意的男性和自己过夜。

“修行”邪说+破坏家庭+损害青少年身心健康,危害社会秩序

张自繁极力诋毁家庭和婚姻,要求信徒抛弃亲人,离开世俗社会,都到“生命禅院”里来生活和修行。在他的邪说书籍中,随处可见这样的话——

“家庭是造成人类悲苦的主要根源,只要有家庭的存在,人类永远到达不了理想境地。”

“不婚和离婚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不婚和离婚是人走向开心、快乐、自由、幸福的主要途径,也是走向天堂的主要法门。”

受张自繁歪理邪说的蛊惑,“生命禅院”非法组织内不少人都和配偶离了婚,或是和家人断绝了关系,还有的干脆就不结婚。此种行为,给“生命禅院”信徒的家庭造成的伤害是触目惊心。

比如,李玉田的妻子被拉进“生命禅院”后,还不断劝李玉田和两个儿子也一起加入。两个儿子,也因为母亲的事一蹶不振。大儿子曾一度割腕自杀,后虽被抢救了回来,整个人也彻底毁了。“本来很好的一个人,找不到妈妈后也不出门了,自暴自弃、抽烟喝酒,年纪轻轻就得了冠心病。”大儿子后来因心肌梗死住进了医院,成天靠吃药维持生命,治疗了几年,最后还是撒手人寰。当李玉田给妻子打电话,恳求她回来送孩子一程时,妻子竟还是狠心地拒绝了!

比如,王刚的母亲曾是当地有名的工程师,自加入“生命禅院”后,家庭变得支离破碎。一向和蔼的母亲,嚷嚷着要和他断绝母子关系,甚至不惜用绝食来以死相逼。而后,带上自己的全部积蓄,毅然决然离家出走,直至后来音信全无。

再比如,李玉田一个邻居也参加了“生命禅院”非法组织,后来因为得了病导致半身不遂,被送了回来。

“生命禅院”宣称,信徒们将财产捐献之后,在其设立的庄园里无偿劳作,“生命禅院”就会照顾他们的生活,为他们养老。实际上,“‘生命禅院’就是在利用这些信徒。等他们老了,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就编个理由把他们抛弃。”

张自繁鼓吹说孩子不属于父母,而属于“生命禅院”,要由“第二家园”共同抚养和教育。但所谓的教育,不过是让组织内学历相对较高的人象征性地教一教,更多的时候,是在张自繁的要求下进行“修炼”,学习他编造的那套歪理邪说。

13岁的赵明明原本家住云南,父亲早亡,去年9月被身患绝症的母亲带到“生命禅院”窝点,学业因此中断。没多久,他的母亲因病去世,赵明明彻底成了孤儿,整天在窝点院子里疯跑。

张自繁曾公开叫嚣,“园在我在,园亡我亡”,并要求信徒写下“遗书”,“誓与家园共存亡”,甚至煽动信徒说,如果政府对“生命禅院”进行打击,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要求信徒集体自杀!由此可见,张自繁走的是与世界上邪教共同灭亡的路——自杀!

由于“洗脑”严重,这些信徒甚至到被警方解救的那一刻,还坚定地认为自己是在张自繁的指引下做善事,是在共同创造“人类最理想的生产和生活模式”,是在通往“天国千年界”的路上奋力攀登。

民政部门向被裹挟人员宣读对“生命禅院”非法组织的取缔决定书

赵明明与家人团聚

“生命禅院”这颗危害群众的精神毒瘤虽被铲除,但对于痴迷者来说,是对他们精神世界的摧毁,而对于那些受害者来讲,更是一场噩梦,是笼罩一生的阴霾。而警笛鸣响,正义之举的救助,告诫一切形形色色的不法魔头们,挑战道德良知和践踏人间法律必受到法律制裁。同时也告诫社会部分信众一定要擦亮眼睛,提高自身信仰素质,面对一些宗教含义的宣传要提高善恶美丑的甄别能力,信其可信,疑其可疑,避免被歪门邪道和骗子们所蒙蔽。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