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支持IPV6
千年繁华的老朝邑
发布时间:2021-11-08 11:12 来源:大荔文学 浏览:

原创/李力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奔腾咆哮的黄河,自晋陕大峡谷下壶口,出龙门直流而下,至洛渭汇流后急转东流去的西岸,冲积形成了数十万亩的关中东部大平原一一黄河滩,孕育了具有数千年文明的历史文化名城一一朝邑。这里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以黄河滩的美丽富饶、物产丰富和朝邑的先贤辈出、千年繁华而闻名于世。

老朝邑座落于黄河西岸之朝坂塬下,为一方形城廓,城池坚固。政府机关、银行、邮局丶学校、医院、剧院等单位皆位于城内。而朝邑最繁华之地则在西关,即西城门(钟楼)外。南北大街和西大街商铺林立,商贾云集,为关中东部最大的农副产品集散地。每逢二、八集日,周围四乡八镇群众纷纷赶集上会。街道两旁各种特色小吃琳琅满目,油糕、油条、水煎包子、炒花生等叫卖声不绝于耳,耍把戏卖艺的热闹非凡。遇到重要节日,各村特色社火轮番表演,摇杆、信子、跑旱船、地游、高翘、血故事等各显身手,精彩绝纶。剧院里上演着秦晋豫三省名家的传统剧目。特别是朝邑剧团(并入大荔后为大荔二团,曾获省会演一等奖)贠安民、李玉民、徐元民一出场,叫好声掌声不绝。午晚两场,场场爆棚。我们这些小戏迷在南小上学时常常放学后去"蹭"戏。

西大街至药王洞(大寨子和南寨子连城下之城门洞,六十年代后期拆除)一条大道直通同州府(大荔县)。南北大街两头设南北闸子,潼关华阴至合阳陕北大道穿街而过。南闸子外称城(朝邑人念石)南里,这里除乔家巷、白家巷、何家巷等街巷外,朝邑的回民兄弟聚居于此,共同打造了民族团结、和谐相处的繁华之地。

位于县城西边塬上大寨子的古建筑群是东岳庙和金龙寺。东岳庙内有闻名于世的宋代建筑岱祠岑楼。与此一墙之隔的金龙高塔,则建于唐贞观元年,至今仍巍然屹立于黄河西岸。岱祠岑楼雕梁画栋,巧夺天工。金龙高塔则朴实无华,沉稳厚重。和隔沟相望的南寨子丰图义仓相映成辉,相得益彰,形成朝邑一道亮丽的风景。闻名遐迩的丰图义仓,号称天下第一仓。建于清末,由朝邑人东阁大学士闫敬铭(朝邑人尊称闫大人)倡建。仓廒建成至今百余年饱经风雨沧桑、战火洗礼,仍为国家粮食储备库,发挥着无可替代的储粮功能,并成为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粮仓西侧的建筑群分为东西两院,座北向南。东院为闫公祠,即闫家祠堂。是传统的关中四合院式建筑,前有门房,开中门,一明两暗。东西厢房供有慈禧太后御题"龙虎"二字碑。

上房即大殿为祭殿,建筑宏伟,后改为教室,我们曾在此上过课。西院为"文介书院",亭院式建筑,开中门,前有一排门房,进门后置一大屏风,建有走廊通向院内,也为学校大礼堂,院内设有多座教室。民国初年,设立全县唯一之完全小学即南寨子小学,延续至文革后期的七十年代而惨遭拆毁。闫公祠内的"龙虎"二字碑被有心人,当时的粮站主任让职工从废墟中搬至粮仓仓顶朱文公祠,镶于东西两侧而免遭损毁保留至今。至于今人说"龙虎"二字置于仓顶为镇守粮仓之说,除吾辈知情者外,只能以讹传讹而无奈了。粮仓南边也曾有百姓居住,近年来已相继迁出。

共和国成立后,一个失败的大型水利工程,使朝邑这个千年古城惨遭毁灭,辉煌不再。数十万百姓背井离乡,饱受迁徙之苦。繁华的古城到处残垣断壁。拆掉的砖瓦木料,一部分拉运大荔,建设县城;一部分运至朝邑新镇。当时朝中的几级学生,肩扛背驮,为新朝中建设搬砖运瓦。一部分残旧砖瓦则散落民间,附近村民家中几乎都有老朝邑县城的城墙砖。

老朝邑地标性建筑西城门楼(钟楼)、古色古香具传奇色彩的城隍庙、戏楼、文庙等众多文物古迹尽皆拆毁。幸存的独具风格的城隍庙木牌楼也在史无前例的文化革命中被公社宣传队拆除,放在新镇文化舘内,因年久保管不当,构件腐烂而无法重建。

老朝邑建城数千年,西依朝坂,东南北三面皆有围堰(当地人叫腰〈音〉堰、沙梁)阻隔,不知是人为修建还是天然形成,已无从考证了。但历史告诉我们,建城千百年来,黄河水不论三十年往东,还是三十年归西,从堤浒崖下一路斜插至古城东边的黄河故道老岸棱,如今仍依稀可见。即便近在咫尺,河水从未越城池一步。而县城毁坏后的一九六七年,汹湧的黄河水一直从十余里外的河道漫滩涨至朝坂塬下,淹到了朝邑古城,朝邑农场的房屋庄稼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淹没。

文革后期,一直作为棉站的东岳庙大殿在棉站搬迁时也惨遭拆毁而无法再生。解放战争时期,中共朝邑地下党人为配合荔北战役成功举行了著名的朝邑九三起义,使生灵免遭涂炭,古城免遭战乱破坏而得以完整保存。试想老朝邑文物古迹不遭损毁,决不亚于今日之旅游名城一一平遥古城。联想到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北京、山西、河北及大半个中国惨遭日寇铁蹄蹂躏、践踏和战乱破坏,各地文物古迹均很少遭受严重破坏。而东岳庙和南小建筑群均未在老朝邑拆迁范围惨遭拆毁而不能复生,岂不憾哉!惜哉!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