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支持IPV6
【红色地名故事】平民抗日游击队
发布时间:2022-05-24 15:17 来源:大荔县民政局 浏览:

作者:王志健

赵渡镇的平民村名,是由过去的平民县沿袭下来。平民县,系冯玉祥将军1929年督陕时,在黄河西岸新设的一个小县。既无城墙,又无县制建筑,与山西永济隔河相望,近在咫尺,最近处相距2.5公里。全县25个村庄,5000余人口,都处在黄河滩上,是一个完全暴露在敌人眼皮底下的进攻目标。

“卢沟桥事变”后,日军在攻占北平、天津之后,一路攻城掠地,华北大部沦陷。随之,太原沦陷,继而晋南一线亦被日军占领。日军以太原为据点,分兵攻吉县、下同蒲(大同、蒲州),并以重炮轰击黄河西岸,派飞机轰炸西安、咸阳。日军若再沿同蒲路一路南下,就可由永济越过黄河攻入陕西潼关,直取平民、朝邑、大荔等县,陕西乃至整个大西北危在旦夕。

续俭,著名抗日爱国将领,是1938年初,国民政府陕西省主席孙蔚如(杨虎城心腹将领)依据抗战实情,特别委任的陕东八县县长之一。在赴任平民县县长前一年的5月20日,奉省政府之命,赴陕北考察财政抵达延安时,曾受到毛泽东主席接见,毛泽东当面勉励续俭“打日本,救中国”,使续俭深受鼓舞。“七七事变"爆发后,续俭随即请缨,欲与全国人民共同奋起抗战。

1938年2月27曰,日军占领永济后,在城门楼里边安装了五六门山炮,日夜向平民县境内轰击。许多屋宇被摧毁,民众死伤惨重,情势十分危急。

2月26日,续俭接受委任,27日下午到达平民县,用“今已身临前线,日寇近在咫尺,与其坐以待毙,孰若愤而出击”四句诗,表达了他的抗战决心。他一面将平民县面临的危急情况呈报国民党军事委员会西安行营和陕西省政府,一面只身走遍全县各乡。他每到一处,动员人民群众参加抗日,保家卫国。一个月时间内,组织起了由42人组成的“平民县渡河杀敌游击队”(又名华北挺进第一队,后编入十七路军孔从周的警备第二旅,为警二旅的游击第二支队,队长王子敬)。4月19日,这支经过短训的游击队,先期由靖安村渡河杀敌。

游击队员明知敌我之势悬殊,背河而战,生死未卜,但为了国家和民族,宁可牺牲生命也义无反顾。游击队过河到达永济县以后,百姓听说是来帮助他们打日本的,便人人欢迎,户户招待,热血男儿纷纷要求加入。数日之内,连同平民来的十几名志愿者,竟扩编到五六百人。续俭、王子敬会同永济县县长遂将全部人马编成一个支队,王子敬为队长,下辖三个中队,一个特务队,游击队的军事知识、政治指导、军需给养、军医看护等事务均迅速提升。

游击队与敌人昼夜展开博斗。他们避实就虚,攻其不备,破坏交通,阻敌运输,侦察敌情,诱敌扰敌,销毁军械,查获汉奸,并为我大军渡河进行准备。5月9日,游击队一中队在赵伊镇破坏日军铁路交通,敌以骑兵百余人,昼夜监视修复。修复后,又被游击队拆毁破坏。如是3次,给敌人沉重打击。5月10日,游击队主力埋伏在永济东20公里处的柏王庙和赵伊镇汽车站,当满载敌兵的汽车到来时立即杀出,以步枪、机枪和手榴弹向敌扫射,击毁汽车一辆,致其死伤30余名。摸不清情况的敌军以为遇上了大部队,即由永济、虞乡调大批人马增援。待援兵到达时,游击队已撤入山中。5月13日,国军一七七师两个旅、团千余人渡过黄河,到达游击支队开辟的根据地——水峪口、太峪口、虎头山一带驻扎。5月19日晚,游击队破坏了永济县赵伊镇东西两边的铁路和电线。5月28日傍晚,游击一、二、三中队与敌在仁阳村铁道旁相遇,激战通夜。敌伤亡惨重,给养断绝,弃城远逃。游击队遂于5月29日上午12时,率先攻入县城,收复了永济。缴获战利品共4大车,用船运到平民县政府,由续俭亲自交警备第二旅旅长孔从周点收。6月3日,游击队与日军作战47天后回到平民县。

平民游击队永济抗战期间与日军战斗大小10次,原42名游击队员11名牺牲。7月,国民政府行政院服务团第一小组来平民县调查,编纂了一本游击实录《陕西平民县义勇壮丁渡河游击事略》。时任国民政府主席林森曾书以“忠勇可风”四个大字对平民游击队予以表彰。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